Birthday Collision 
「你們在做什麼?」

繼續閲讀 »

火速搬家中 
好不容易更新了810聚餐的篇幅,正洋洋得意的。
前幾天和朋友吃飯就得知了無名12月底要收起來的消息(可見我真的幾百年沒上CIMH舊家了!)

搬家鈕也不能用。
因為帳號已經咕嘰掉了!!囧

因此,接下來都會盡量的將舊篇幅搬過來。
順便回顧一下黑歷史...(掩面)

就發這應該沒什麼用的通告一下~
聚餐要在場次後 
嗶嗶嗶嗶嗶一! 捷運尖叫著關起了門。

貍和緋曦坐在窗邊看著捷運穿梭過的黑暗通道。
車廂的燈光投映在窗上跟著行進的速度跳躍著,他們父女倆也有著同樣雀躍的心情。

「好了,下一站就是了。」悄聲提醒,貍會意的帶著緋曦爬到我的包包坐好。

很久沒有這樣帶妖精出門了,孩子們長大以後自行的來來去去,除了家裡的小世界外,似乎又獨立於外面的天地。
也許我上大學和工作後離家時,我的母親也有過這樣莫名的空虛感慨吧?

繼續閲讀 »

心中、嘴裡的祝福 
夜幕半垂。
涼爽的海風伴著那一絲絲留戀著白日的陽光曬在地上。
腳上踩著斜長的影子,貍一如往日般悠閒的從花店關門回家。

每一天、每一天的景色如此的相像,卻又有著不同的味道。
今天他的心情是有些期待的,好奇著家人們今晚又有什麼驚喜等著他。

他手裡拎著的,不是今天店裡剩下的糕點,而是對街餐廳老闆沙耶爾親手做的一個小小的蛋糕。
這個朋友的手藝特別好,卻不為自己的餐廳做廚師。
貍曾經問過沙耶爾,他開餐廳的原因是什麼,如果說是只為了做菜的愛好,那可一點都不像啊!
記得那時對方只是優雅的微笑著,將食指舉到唇邊,將原因藏在心裡。不過他那深幽的眼神中帶著一抹害羞和滿滿的暖意,讓人忍不住的想要跟他親近、期盼有天能成為聽見令這大男人靦腆起來秘密的有緣人。

「這是我覺得,很像你的一種蛋糕。」
沙耶爾中午拿蛋糕過來給貍時說的話還迴蕩在他耳邊,貍輕鬆的笑笑,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回家品嚐。

繼續閲讀 »

季節的韻律 
一早起床就看見貍懶散得歪斜在餐桌旁,手中拿著土司慢悠悠的塗著Nutella醬。
他聽見聲響回過頭和我道了聲早安,手上不停的繼續塗著第五片土司。

繼續閲讀 »

散步回家 
將手中的照片用木製夾子懸在牆上的鋼繩上,貍拍拍手,叉著腰頗為滿意的看著懸掛著的十幾張相片。

新掛上的照片上映照出昏暗的城市線,迷濛的河畔和著對岸微弱的光點。
可是當一切都顯的無力鬱悶時,一顆火紅色的太陽在海平線上強烈的照亮了他周遭的天空、河水和山脈,火球般的熱力強勢的彰顯著他的權威。

繼續閲讀 »

七年一瞬 
美好的月光灑落一地。
依靠在窗前的他,在寧靜的夜裡身上沾滿了純淨的月光。
那顆被報章媒體渲染為超級月亮的滿月很大也很美,比前幾天還要明亮的月光將半個房間照得像白天。

似乎,在這種時刻,手裡少了杯酒,不能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。
又似乎,少了丸子串、或是月餅,或是一碗清茶映月。

可惜了這般光景。

繼續閲讀 »